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竞走减肥吗 » 正文

请善待我 你“抢”来的新娘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9:30:45  

  寄人篱下,让我长大

  5岁,正该是在爸妈怀里撒娇的年龄。可我在那一年,就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痛。虽然当时很小,好多事都不懂,但爸爸的去世和妈妈的改嫁让我失去了原本温馨的家,让我小小的心有了痛的感觉。

  我和爷爷奶奶生活。爷爷奶奶对我特别爱,甚至是溺爱。别的孩子有的东西他们总会竭尽全力满足我。应该说上完小学之前我基本还算是无忧无虑的。不过,这种无忧无虑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该上中学了。因为叔叔在一所中学任职,我就被送来徐州读书。现在想想真的不该来的。

  寄人篱下的日子让我的心理很快有了微妙的变化。叔叔对我这个多余的人有着明显的不耐烦。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孩子小燕也就比我小一岁,陡然多了我这个负担让他感到不堪重负吧!

  叔叔让我感到窒息。记得那次爷爷为了让我更好地学习英语给我买了随身听,叔叔很是气恼,把我叫到办公室:“乐乐,为什么要买随身听?”“学英语啊。”叔叔不屑地说:“我小时候没有随身听,外语照样学的棒棒的……”看着叔叔不停嚅动的嘴,我的心在流泪:叔叔,我只是拥有了一部随身听你就这么反感,可学习成绩不好的小燕什么都有你却不会埋怨一句。这一切还不就是因为我没有爸妈了吗?我是不是该永远扮演好苦命的孩子这个角色才对呢?

  夜,万籁俱寂。我毫无睡意。窗外皎洁的月光投进来,照亮我忧郁的脸。我发觉自己第一次有了失落感。迷茫,带点淡淡的自卑与自怜。我想,或许是长大了吧。

  尽管我的成绩可以上重点高中,但我还是被要求读中专!而小燕成绩虽不及我,叔叔却拿了钱让她继续读高中!那天, 天空下起了雨。整个大地都笼罩在灰暗之中,一如我孤苦的心。我独自游荡在雨中,饮尽难言的孤独。

  他的出现,让我快乐

  我认真地学习,为自己心中那个小小的梦想:一定要好好的,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!让所有人看到我的成功!可是,很多时候,我还是会黯然神伤。特别是听到别人说爸爸妈妈的时候,我的心更是针扎似的痛:如果爸爸妈妈都在我身边,如果我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,我一定也是个受宠的女孩子吧……渐渐长大的我开始渴望能够早日独立,能够遇见一个好男孩,能够有自己的充满爱的家。

  2004年的一天,和同学聊天,不知怎么就聊到了天天。同学说,“还记得天天吗?”我说,“记得。初中时我们关系还不错。”因为天天的父母关系一向不睦,我们同病相怜来着。“你知道吗?他没有考上重点高中,就去了外地做厨师……”

  不知是不是缘分,总之我从同学那儿拿了天天的联络方式,打了电话。天天很惊讶。几年没联络,天天变得挺能搞笑,一扫我的郁闷。

  从此,和天天开始打电话,写信。感觉自己快乐了许多。有一天,天天突然问我,“乐乐,我回徐州好吗?”我明白天天的意思,可在那一刹那我有了犹豫:天天并不是我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啊!不是他不优秀,不是他不帅,可我一直以来似乎都有“恋父情结”,总想找一个比自己大上些许的男子做伴侣,我想那样他才会知道疼我宠我爱我。可天天并不符合这个“标准”啊!

  天天似乎感到了我的迟疑。可是他仍然会时不时地问我,“乐乐,我回徐州好吗?”渐渐地,我的心底也有了异样的感觉。五一前夕,天天说决定要回徐州了。我的心里有一点点怕,因为家人坚决反对我和他交往,叔叔说他家庭条件不好,又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;心中又有一点点喜,终于可以见见那张已经陌生的脸,终于可以见到那个好久以来带给我快乐的人了!

  放假的第二天,我回学校去取东西。回来的时候,经过路边的一家饭店,突然有人在喊我的名字:“乐乐,你看这是谁?”转过身去,看见了站在同学前面的天天!怎么会这么巧合?这难道就是注定的缘分吗?原本天天说等我开学再见面的啊。

  偷偷看天天,他越来越酷似田亮了,瘦瘦的特精神。天天一定也在拿我和从前比较吧,眼神在我身上流连。当目光碰到一起,我们都羞涩地笑了起来。

  从此,天天每天会在我9点下了晚自习后接我,送我回叔叔家;每个周五的下午都是自习课,我就会和天天相约,有时漫步,有时天天就骑着单车带着我。徐州的大街小巷留下了我们浪漫的足迹……

  很快毕业了,我去了连云港工作。天天挽留我,我不是没有不舍,只是我想彼此都年轻,我还有自己小小的梦想,我想事业有成。可是想像和现实总有差别,我不喜欢那种呆板的工作方式,决定自己去长沙作销售。

  天天哭了,“乐乐,别走。我能养得起你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。”年轻气盛的我甩甩头上了车,想把天天越抛越远。我要飞,要飞得高高的。飞出那个家,飞给所有人看。

  可是,我发现,天天已经在我心里。思念,从转头上车的那一瞬间就开始了,而且越来越浓烈!异地,孤独,举步维艰。给天天电话,天天怂恿我回来。终于,我又回到了徐州。

  下车了,天天的手伸过来。他手掌的温热传递过来,好暖。那一刻我的心安静极了,整个人仿佛被什么轻轻笼罩着,用心感受着那份温暖。天天的手令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温馨、踏实的感觉。我想,这正是我要找的。

  偷偷地,住进了天天租住的小屋。

  他抢走了正在相亲的我

  纸是包不住火的。终于有一天“东窗事发”了。天天的妈妈先知道我们在一起了,她没有按传统去我家求婚,而是出人意料地给我家人电话 ,告知了一切。家人看我和之前反对的天天在一起,自然勃然大怒。

  我很怕。天天倒是挺男人的:“乐乐,咱们总要面对一切!”就带我去了我姑姑家。那天雨特大,被惊动的奶奶、叔叔也在姑姑家。我跪在地上。叔叔打我耳光:“滚!”疼我的奶奶老泪纵横:“她也不小了,谈恋爱也正常……”

  我搬去姑姑家住。为了让我和天天分手,他们轮番上阵,劝我去外地工作。我也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,是想我找一个条件更好的男孩子。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?为什么看到我和天天那么相爱还要坚决反对。我对大家的反对很是逆反,决定和天天私奔。

  我偷偷溜出家,和天天租了另一处房子。原本以为和天天会永远幸福快乐的。可不知从何时起,不知为什么,我们也开始了争吵, 也开始说分手。可恰恰在这时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天天求我留下孩子,可我不想这么年轻就要孩子。

  天天很生气。原本温馨的小屋变了味道,突然感觉一切都是那么无味。所以姑姑把我的衣服再次拿走的时候,我回了姑姑家。

  “分手吧!”我对天天说。天天哭了。我的心也在流血:天天也挺可怜的。我离开他他会怎么样呢?我真是舍不得啊!于是,我们偶尔还会偷偷见面。

  家里给我的压力越来越大。我渐渐都想屈服了。于是,在他们再次为我安排相亲的时候,我没有拒绝。我关了手机。天天一定一直在拨打我的手机。当我打开手机没两分钟,他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我说,“分手吧!我在相亲。”

  天知道天天是怎么那么快就出现在我眼前的。他走向我,“乐乐,我们去外面说说清楚好吗?”我随他走了出去。没等我反应过来,他就打了我一耳光,然后就把我扔到了摩托车后座上,风驰电掣地把我“抢”走了!

  叔叔气急败坏,再也不让我进他家门。他把我的衣服全扔了出来。那一刻,我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解脱感!

  我想和你过平平淡淡的日子

  天天怕我难过,去年5月,带我去了外地做点小生意。可能是两人都缺乏经验,血本无归。我们回到了徐州。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。天天的妈妈强烈要求把孩子留下。奶奶知道了:“乐乐,我对你没什么要求。你们举行个仪式,把孩子留下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
  儿子就这样被注定来到这个世界上。天天很高兴,辛苦地工作挣钱。我觉得生活挺有奔头的。是,我就是要过得好好的,给所有人看!

  可天天的转变似乎在一夜之间。今年初,儿子出生没多久,他受了朋友的蛊惑,放弃了较为稳定的工作,开始和别人一起做生意。从此,每天早上五六点他就离开了家,晚上好晚好晚才回来。我也知道天天想这个家早些殷实起来,可他太操之过急了——何况我也根本就很少见他拿钱回家啊!

  宝宝5个月我就出去工作了。为了照顾宝宝,我选在17点到22点上班。每天下班都要经过一段黑路。我好怕。打电话让天天来接我,他都不睬我。黑夜,黑路,心灰意冷。我真的不知道天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我说,“天天,别和那些人一起混了,我们好好踏踏实实工作,不求大富大贵。我不再要强想过好给别人看了,你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。咱们过咱们平平淡淡的日子。好吗?”天天怎么都不肯。

  我们现在剑拔弩张。我一个人带孩子好辛苦啊,可天天回家倒头就睡,一句体贴的话都没有。就连儿子拉肚子我给他电话他都凌晨才回到家,到家则是不闻不问,呼呼大睡——我的心情被践踏的越来越糟糕!我慢慢也变得唠叨起来,开始恶脸相向。天天就生气,撵我滚。撵的我一心的寒:其实,天下那么大,可我能去的“家”又在哪里呢?更何况还有了可爱的宝宝。

  天天,你为什么不善待我?我可是你抢来的新娘啊!

  我对乐乐说起自己曾经看到的一篇文章:一群美国人去加尔各答拜访特蕾莎修女,请她就如何与自己的家人相处提一些建议。“对你的妻子微笑,”她对他们说,“对你的丈夫微笑。”她对女士们说……乐乐,其实你和天天也都想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。但操之过急和唠叨满腹都是大忌。千年修得一段缘,你和天天都还年轻,都应该珍惜这段婚姻……

  乐乐笑了,月牙儿似的小嘴儿很漂亮。她答应我,回家会微笑着对天天。我真诚地祝愿他们能够天天快乐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